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全球居首 机器替代人力成趋势
发表时间:2014-07-29 09:08来源:央广网 字体:[][][] [打印] [关闭]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中国的工业生产再次创出一个新的世界第一。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市场2013年销售的工业机器人达到3.7万台,约占全球销量的五分之一,超过日本,位居全球首位。中国不仅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机器人市场,也是成长最快的市场。

  随着工业机器人代替人力,我们可以预见,相关产业的劳动生产率将会有显著提升,同时,对于人力需求的降低也将提高产业竞争力,但是不容忽视的是,机器代替人,某种程度上,是抢了一些人的饭碗。

  我们认为,机器代替人,科学技术进步,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随着转型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的逐步深入,机器人在传统工业中的应用必然越来越广泛,同时,随着产业的转型升级,劳动者也需要转型升级,未来,我们所需要的是具有专业教育背景的高级产业工人,要想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劳动者和受教育者的自身努力,更需要职业教育的升级。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瑞对此解读。

  经济之声: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去年我们超过了日本成为工业机器人销售量最大的国家,但是这个第一的背后同样也意味着从事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工人可能会面临着被淘汰的风险,您怎么来看这种情况?

  刘瑞:首先这个信息传递了很重要的也是很可喜的,就是我们产业结构的升级确实取得了显著的进步。那么第二个问题人们担忧说机器人替代人力的问题,这是个问题但不是个大问题,这是迟早要会发生的,这是趋势。

  经济之声:当然,面临着即将到来的这种变化劳动者提高自身的素质是必然的结果。对此,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人文学院副院长于长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的时候就表示,未来劳动者需要全方位的能力,而随需应变的能力尤其重要。

  于长江:产业升级面临对人的兴趣要求是两个方面。一个就是说不管你是现在已经是劳动者,还是正在受教育的人,都有拓宽基础素质的问题,因为将来产业的发展是一个很难真正预测的事情,而且产业也不是都向着一个方向,会产生新的方向,新的产业,它是一个多元发展的趋势。很难说到底哪一种素质好,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强人们的基础技能,基础素质这些方面显得更重要,将来实际上是需要应变能力。另一个,如果以后不管是从个人角度还是从教育角度,要更多的强调社会取向和实用取向,就是我们要更敏感的深刻观察理解跟上社会上的各种产业新的这种产业趋势,新的方向,然后及时的调整我们的培训和教育体系,这方面我们现有的这种教育体系可能要从一些基本设计上要做一些改革。我们参考一些发达国家,它的职业工业体系,它经过多少年的发展它自己给自己设计了一种基础又要很雄厚,同时它上面又可以联合调整的部分,这个方面可能我们在教育体系上要有注意。

  经济之声:所以于长江院长觉得基础素质应该朝着社会取向的方向来转变,那么刘院长您怎么的来看劳动者在未来应该具备的素质?

  刘瑞:劳动者的素质随着机器人的出现会受到一些挑战,但是我觉得这个并不是一个充足的。因为机器人的使用它主要是两个领域,一个就是所谓高温、高危、这个因为人力已经显得不经济了,所以用机器人替代。另外就是人力做不到一些精细的这种劳动这个要机器里完成,比人力完成效率要高。剩下来的人就是说转业,转向机器人无法替代的行业,然后就提高在这些行业人的劳动素养。就是说还是可以规划出在机器人大量采用的情况下我们的劳动力该怎么办的问题。这个实际上在发达国家已经出现过了,它并不是在抢现有劳动力的饭碗而是相互替代,然后现有劳动力通过职业培训,转向一个机器人无法替代的领域,这样子出现一个所谓双赢的局面。

  经济之声:当然在上个月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也都对全国的职业教育提出了要求,其中李克强总理强调说,职业教育是大有可为的也应当大有作为,职业教育怎么来给机器人的工业生产提供合格的劳动者呢?我们再来听听于长江院长的观点:

  于长江:既然是职业教育我们要明显就业和职业为取向的,我们在很多教育内容上我们就要这个逻辑关系要调整,我们不是简单的为了灌输知识,不是味了简单的一般性知识的培养,我们是有明确方面感和目的的,所以说比如职业,那么我们就要对现有的和未来可能有的职业要做一些不断的动态的滚动式的研究,它必须是随时跟着社会发展趋势走的,所以在职业教育体系中要有相当一部分力量投放在对于各种产业,各种就业趋势的研究预测中,这一块是非常重要的,你不能等到这个产业、职业都已经摆在那儿,缺人了你才来说是培养,那样你肯定是来不及了,职业教育它本身并不是简单的一个教育,它包括对于未来的预测,对于社会各种状况趋势的分析等等。

  经济之声:职业教育应该是有一定的前瞻性的,那么刘院长您觉得怎么样才能够让劳动力升级的速度赶得上我们的产业升级的脚步?

  刘瑞:职业教育建立在市场的需求上面,就是说产业升级到什么程度它对技术劳动力有什么要求这个是确定这个职业教育发展方向,不过我觉得在中国来讲,我们提倡发展职业教育,提供了差不多有30年了,但是我们职业教育为什么还迟迟达不到一个应有的水平呢,我想这里面有几个需要注意的。一个就是强调职业教育的市场导向,它一定是根据市场走。第二是突破文凭论的,我们现在用人往往都是强调文凭,实际上文凭并不是非常重要,重要的是技能,是它的实用性。第三个就是要给技术劳动力应有的待遇,让人们从事这个职业教育能获得应有的劳动回报,这样人参与通过职业教育的训练获得他应有的收益,这样才能有吸引力。

  经济之声:转变现在大家的一些观念。当然职业教育在这个过程中,您觉得能够为让劳动力升级的速度赶上我们产业转型升级的脚步提供什么样的动力?

  刘瑞:整个教育来讲,它是一个超前发展的,所以适当的超前培养一些职业教育这个是应当的,但是我还是强调,就是说我们处在一个结构升级的过程当中,那么机器人在逐步替代一些传统的劳动,所以因此我们的职业教育应该是跟着市场调节走,跟着产业升级走,然后打破我们对职业教育一些传统固有的这种不利于职业教育发展的一些看法,然后这样职业教育在中国才能慢慢会走上一个轨道。这点德国发展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启示,它的职业教育跟它的普通教育是一比一的这种模式,大学生的比重是一比一的,这里面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经验。

  经济之声:当然在开始我们就谈到了在我们中国创造了工业机器人销量世界第一的背后它是对我们现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工人可能会带来一些挑战的,那么您觉得像现在我们所说到的这种高层次的技能性人才,是不是也和我们传统过去理解的蓝领人才它应该是有所不同的?

  刘瑞:现在职业的分布肯定是有金领、白领和蓝领这样三个层次划分,那么机器人的出现它会逐步替代蓝领劳动力的一些岗位,但是金领和白领很多岗位还是需要有人去做的,这个是肯定的,所以整个随着机器人出现以后,整个我们的劳动力的结构,就是文化结构会发生一些变化,这是有利于产业升级的,也是正面的,值得肯定的趋势。

分享到:
4.55K
责任编辑: 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