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核安全局原局长:核电“规模化出口”至少等十年
发表时间:2014-07-25 09:03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在中国与阿根廷签署在阿当地建设一个核电站的消息刚公布几天,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在做客某网站视频节目访谈时说:“出口一个核电站,相当于出口100万辆桑塔纳轿车。”

  他说,中国很早之前就想在国外修建核电站了。

  当地时间1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会谈后,共同签署并发表联合声明。在声明中,中阿双方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阿根廷共和国政府关于合作在阿根廷建设重水堆核电站的协议》。

  但中国目前并没有属于自己的重水堆核电技术。那么,中国究竟要通过怎样的方式,才能拿下这个瞄准已久的核电站呢?

  “重水堆在中国只有一个,是买的加拿大的,重水堆制造技术在我们中国并不突出。”张国宝说,“所以我们参与这个重水堆的建设,我估计是两个方面,一个当然有一些设备我们可以提供,另外一个可能还是投资。”

  张国宝的说法也得到了国家核安全局原局长赵成昆的认同。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中国此次可能是通过投资和技术服务的方式参与上述核电站建设的。

  资金,资金

  中国此次参与建设的是该国的第四座核电站。张国宝说,阿根廷的核电站“一开始是请德国人帮助修建,但十几年了也没有建好。后来,阿根廷方面看中中国核电技术对安全问题的重视,就希望中国参与到阿根廷的核电站建设中”。

  一位核电知情人士也向本报表示,阿根廷在第四座核电站上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以至于在过去多年毫无进展。

  现在,阿根廷开始把目光投向了中国。按照张国宝的说法,阿根廷在看中了中国对核安全问题的重视的同时,中国还可以为之提供融资便利。

  公开资料显示,这座拟建设的核电站的建设成本将超过30亿美元,预计在2016年开工建设。

  阿根廷第四座核电站包括两台不同堆型机组。其中,第一台机组采用CANDU重水堆技术,延续其国内已有的核电技术;第二台机组采用压水堆技术。阿根廷政府在第一台机组上计划与加拿大或中国合作共同完成。

  但现在看来,加拿大将与中国一起,参与上述核电站的建设。就像张国宝所说的一样,重水堆制造技术在中国并不突出。

  上述核电知情人士向本报表示,中加两国在此项目的合作上,前者拥有资金,后者则拥有技术。

  早先布局

  本报注意到,国家能源局官网23日发布消息说,6月22日至24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史玉波率团造访加拿大自然资源部等政府能源主管部门时表示,加拿大是中国重要的能源资源伙伴国,两国在油气、核能和铀矿贸易等领域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

  上述核电知情人士向本报表示,国家能源局的重要高层也将在未来几天内到访加拿大,并将就中加两国在上述核电项目的合作上作交流。

  这位核电知情人士说,中加两国在核电“走出去”方面的另一个合作项目是在罗马尼亚。中国在去年11月与罗马尼亚达成合作开发切尔纳沃德核电站的意向。

  而中加两国在切尔纳沃德核电站的合作上,其方式也与在阿根廷第四座核电站类似。即中国提供资金和技术服务,加拿大提供重水堆核电技术。这是因为该项目也将使用重水堆核电技术。

  过去几年,一些打算参与修建切尔纳沃德核电站的国家已纷纷退出。有媒体报道说,其中一个原因是这里的经济和市场存在不确定性。切尔纳沃德的核电站项目价值超过60亿欧元,原计划于2010年启动,最终因缺乏资金而搁置。

  中国已经为切尔纳沃德核电站注入资金。据罗马尼亚当地媒体报道,2014年6月,中国工商银行已同意为该国位于切尔纳沃德的两个核电机组建设提供融资。

  真正“走出去”尚远

  与阿根廷签署核电合作协议一周后,中国核工业集团(下称“中核”)官网在23日发布关于上述协议的有关消息。消息说,中核、中国工商银行也在18日当天与阿根廷核电公司总签署了《关于建设阿根廷重水堆核电项目的实施协议》。

  消息还说,上述协议的签署是中核贯彻“走出去”方针,坚持互利、合作、共赢的原则,通过坚持不懈努力所取得的。

  消息说,通过与阿方的长期交流,使其对中核和中国装备制造的能力和水平有了充分的认识和了解,对与中核在核电领域开展合作充满了信心。

  消息表示,上述协议的签署,在固化了中阿在重水堆核电项目上的合作关系的同时,标志着中国首次成功进军国际竞争性商用核电市场,为中国核电企业“走出去”发挥了重要的示范作用。

  但对于目前中国的核电现状来说,要想实现核电真正“走出去”实在是太难了。赵成昆向本报表示,中国核电要实现全面的“走出去”,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核电技术知识产权。

  “一个国家要出口核电,必须要有自己的产品,自己会主导,这是关键的一个因素,我们目前还没有一个运行考验之后的技术。”他说,“眼下真的要实现核电出口,我个人感觉还需要时间。”

  “(中国要)向发展中国家掏出整套的东西,没有这样的一个东西的话,我估计很难。”赵成昆认为,中国目前要想向更多的发展中国家有规模地出口核电,没有10年的时间是不够的。

  现实是,中国试图通过“出口一个核电站”来获得“相当于出口100万辆桑塔纳轿车”的经济效益,路途依旧遥远和艰辛。

分享到:
4.55K
责任编辑: 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