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哈飞汽车推出千人裁员计划 断臂求生欲脱困
发表时间:2014-03-28 08:47来源:证券日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有公司人士表示,企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裁员是迟早的事

  3月份的一天,原哈飞汽车高管魏东因事再次走进哈飞汽车大门,公司已无复多年前的“机器轰鸣,人声鼎沸”,两名工人靠在墙边抽着烟,互相打听着上个月发了多少钱,当了解到都只发了800元时,两人笑骂着扔掉了烟头。

  魏东告诉记者,哈飞汽车集团从80年代初开始从事微车生产,曾经有过占据全国微车市场半壁江山的辉煌,在所有汽车企业当中也一直是在前十名,企业走下坡路始于2005年上马三厢轿车哈飞赛豹Ⅲ,特别是在哈飞赛豹Ⅲ仍处于市场不温不火阶段时,于2006年底又启动深圳基地投产轿跑车哈飞赛豹V系,半年后基地全面停产,哈飞汽车当时情况就不妙。

  直到2009年,当年亏损4.7亿元的哈飞汽车并入中国长安,曾有过“光荣与梦想”的哈飞汽车销量下滑更甚,销量由2009年的22.05万辆下滑到2013年的2.14万辆。截至2012年底,哈飞汽车资产总额30.2亿元,净资产-46.1亿元。

  用哈飞汽车中层干部张强的话说“企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哈飞汽车的出路在哪?怎样才能脱离困境呢?

  管理层定下“企业脱困”办法

  从2012年1月份刘正均担任哈飞汽车董事长兼总经理起,他是一边寻找企业脱困的办法,一边不断向中国长安要钱发工资。也就在2012年下半年,中国长安才向外透露正与福特谈合资合作,让哈飞“代工”长安福特一些车型。中国长安董事长徐留平在去年10月份升任兵装集团总经理之前,特意去往哈飞表态,哈飞未来发展有三个方向:发展自主品牌,做好代工生产,积极寻求合资合作。

  熟悉内情的哈飞汽车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此后哈飞汽车管理层多次开会讨论,并在今年2月份一致达成企业未来发展方向性意见:成一部分,想一部分,多方支援一部分,自己搞活一部分。

  其中,“想一部分”正是今年2月21日哈飞汽车召开“二届四次职代会”提出的“裁员计划”,但此项计划并未获职代会通过。

  张强告诉记者,职代会上,职工们看到的只是“裁员”,一部分人也没细究文件的具体内容,当场就不同意。

  记者注意到这份《哈飞汽车2014年减员议案》提到,分两步实现减员1200人的目标,其中今年上半年完成减员指标的70%,下半年完成减员指标的30%。减员路径则包括离职、退休、外借一年、转岗。具体为:今年上半年按照职能部门裁员20%、销售公司裁员30%、五个工厂裁员12%、博通公司(哈尔滨博通汽车部件制造有限公司,哈飞汽车指定配套供应商)裁员20%、质量部按检验工总量的12%加上其他工人和职员干部的20%计算裁员指标的政策实施。

  “其实裁员本着‘双方协商,自愿解决’,几种方式都有补偿,鼓励大家走出去,再就业,”张强向记者比喻,一艘船要沉了,大家是一起死还是会游泳的人拿些干粮先走?主要是希望能逐步分流,最后大家一起脱困。

  由于此项计划并未获职代会通过,即使有员工愿意走出去也拿不到补偿。“实际上,这逼着大家一起坐着等死,”张强提到,自己属于高工序列,在公司10年了,从这个月起公司不再发放奖金,每月只有1700元工资。

  记者也注意到,此次裁员计划主要针对职能部门和销售公司,一线工人比例很少。

  “829项目”到底是什么?

  哈飞汽车一名高管告诉记者,当前实现“合资合作”才是解决哈飞困局的根本,也就是“成一部分”,内部代号为“829项目”。

  也就是这样一个“829项目”从2012年下半年就疯传,具体是一个怎样的计划,也是众说纷纭。一种说法是“代工”长安福特嘉年华车型,还有说法是哈飞与福特成立合资公司。

  记者从哈飞汽车内部了解到,“829项目”由中国长安主导,项目中方谈判代表以中国长安副总裁连刚为首,当前正在与福特方洽谈相关合作。连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并没有否认此事,但也没有透露谈判进行到何种程度,只是表态“哈飞好多合作项目都是可能的”。

  与连刚的模棱两可不同,哈飞汽车中层干部谢伟却认为“好事将近”。“传这个事都这么长时间了,今年肯定会有个结果,即使长安用合资掉哈飞人胃口也是有时间性的,连年亏损,我们的工资一直都靠中国长安向银行担保,这个无底洞长安不会无休止填下去”,谢伟告诉记者。

  目前,长安福特在国内仅有的两个生产基地重庆和杭州都偏于南方地区,在北方地区一直没有生产基地,如果福特在哈尔滨建立生产基地,就能降低当前在南方生产、北方销售的物流成本。另外,哈飞汽车所在的哈尔滨平房区是我国航空、汽车、发动机和铝合金材料加工的重要基地之一,汽车生产与配套都很完善。

  实际上,哈飞如与福特合作将会出现“三赢”局面:中国长安彻底卸下包袱、哈飞资产和人员盘活、长安福特新添北方基地。

  “裁员计划”遇阻

  谢伟认为,如果“829项目”真成了,合资工厂假如原本计划要2000人,地方政府另外以优惠政策让合资厂再解决一部分就业也是有可能的。同时,地方政府和长安汽车再消化一部分人就业,哈飞老厂再进行股份制改造,哪怕是做合资厂的配套厂也是能解决很大一部分人就业的。

  “现在关键是一部分人想不通,埋怨这个,埋怨那个,既不同意现在的办法,又拿不出其他的解决办法”,谢伟告诉记者,现在的“裁员计划”实行每个部门末位淘汰制,又不是整个部门裁掉,一些人之所以不同意是怕到时候损害到自己的利益,一怕被裁掉,二怕进不了合资厂。“现在一些好的企业都实行末位淘汰制,隔壁的两家航空企业每年裁员5%以上,何况哈飞汽车现在这个样子,是金子到哪都会发光,”谢伟打了个形象的比喻,鸟站在树上唱歌,不是因为它相信树枝有多结实,而是它相信自己的翅膀。

  现在作为局外人的魏东看得更明白,裁员是迟早的事,有能力的人现在走出去并不是坏事,实际上2009年中国长安重组哈飞的时候,如果那时候能够放弃哈飞品牌,所有车型统统换标“长安”品牌,也许哈飞人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本文中出现魏东、张强、谢伟均为化名)

分享到:
4.55K
责任编辑: 赵丹